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穷女婿戏岳丈的故事

热门搜索:雍正 后来 诸葛亮 产品 王岩 曹操 时间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汤和 故事

民间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穷女婿戏岳丈的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4-11-17 05:55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从前,奉新县农村有个老财主,长了一颗勾勾心,为人又贪又狠,家财万贯还嫌不足。

他有七个女儿,六个嫁给了有钱人,小女儿却嫁给一个穷后生。老财主瞧不起这穷女婿,对他从来没露过笑脸。有时女婿家里揭不开锅了,向他借几两银子,老财主也是像对佃户一样收利息,还三天两头上门要债。

小女婿穷是穷,却很聪明。一天,他打听到丈人会来逼债,便叫妻子把锅烧得通红,等丈人快要进门时,把灶膛的柴全部抽掉,一点火星都不留。他故意把丈人接进厨房里,即吩咐妻子煮几个蛋给岳父大人吃。他妻子拿出几个鸡蛋往锅沿上一磕,只听得“滋”的一声,鸡蛋马上就煎熟了。老财主感到很奇怪,边吃边问:“灶里没有烧火,鸡蛋怎么一下子就熟了?”女婿说:“岳父大人有所不知,这口锅是我家祖传的宝物,不用烧火,叫做‘自滚锅’。”

老财主一听,就起了贪心,说:“我看你一时也拿不出银子,就用这口‘自滚锅’抵债吧!”女婿故意装出不很情愿的样子说:“照理说祖传的东西是不能典当的,既然岳父开了口,你就拿去吧。”

老财主高高兴兴地把锅提回家里,立即叫老婆量了一升米去煮,等了半天,不见一点动静,揭开锅盖一看:米是米,水是水,连一丝热气都不冒。气得他一跳三尺高,提着那口找女婿算账:“好你个贼崽!骗到丈人老子头上来了,这还得了啊!”女婿并不争辩,接过那口锅仔仔细细地打量起来。突然,他问老财主:“这口锅你洗过了吧?”

老财主回答说:“上面有灰尘,哪有不洗的道理?”穷女婿大声地叫起来:“嗨,就是洗坏了!这口锅从我祖太公手上传下来,从来没有洗过,一洗就去了‘货’!”(去了货:意指某事物失去作用或价值。)财主一听,心里冷了半截,责怪女婿说:“你怎么不早说呢?”女婿倒打一耙说:“当时你生怕我会反悔,提起锅子就跑,我连喊几声,你都没有听见。”“唉!”老财主长长地叹了口气,只得自认倒霉,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又一日,老财主做六十大寿,头一天就把女婿叫去帮工,女婿累死累活地做了一天,晚上还是在柴间过夜。正是四九寒天,屋外大雪纷飞,女婿缩在柴草堆里,冻得睡不着。正在无法可想的时候,他发现屋梁上挂着几串红辣椒,就扯下几个放到嘴里嚼,辣得身上有点热,才勉强入睡。睡了一会又被冻醒,再扯几个红辣椒嚼,就这样嚼一阵睡一阵,好不容易才熬过大半宿。

天刚麻麻亮,老财主就来催穷女婿起床做事。他见熟睡在柴草堆里的女婿头上冒汗,感到很奇怪,将他喊醒问道:“我头戴狗皮帽,身穿羊皮袄,都冷得缩头缩颈,可你只穿一件破棉袄,怎么热得出汗啦?”穷女婿立即心生一计,说:“不瞒岳父,我这件棉袄也是一件宝物,叫做‘火龙袍’,莫看它烂得像架苦瓜藤,只要一穿到身上,睡在冰窖里都会出汗。”

老财主见世上竞有这等御寒之物,又起了贪心。他说:“今天我六十大寿,六个女婿的贺礼都是挺有脸面的,唯有你送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我也不怪你,你就把这件‘火龙袍’送给我吧!”穷女婿起先装着有点舍不得的样子,故意不做声。老财主又催又逼,穷女婿这才开口:“好,孝敬岳父,理所应当!”

吃过早饭,老财主穿起那破棉袄,作古正经(作古正经:即一本正经的样子。)地坐在寿堂上。拜寿的人一见都很奇怪,老财主却炫耀说这是一件“火龙袍”。人们本来就半信半疑,后来见他冻得脸发乌,嘴发紫,全身像筛糠,还硬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都暗暗发笑。穷女婿也从寿堂后面的板壁缝里瞧见了老财主那副狼狈相,他打起飞脚跑回家里,把捉弄老财主的事告诉了妻子。妻子深知她爹一定不会甘休,不免为丈夫担忧起来。丈夫却满不在乎,用刀将一根三尺来长的杉木棍削得溜光,半节涂红,半节涂黑,如此这般地对妻子一说,妻子也笑着连连点头。

不出半旬,老财主果然找上门来了,他一进门就破口大骂:“你这只贼崽,上回给了个什么‘自滚锅’骗了我,还怪我洗坏了。这件破棉袄总没洗罗?现在你总该知罪吧?”女婿将破棉袄打量了一阵说:“不对,你已经洗过了,比以前干净多了呢?”“你丈母见它脏的像块刮刀布,只不过用刷子刷了一下。”

女婿故作惊讶地大喊起来:“天哪!‘火龙袍’怎么刷得呢?一刷不就漏了风吗?”可是,这回老财主却不肯轻易相信,仍然指着女婿的鼻子骂个不停。这时,老财主的小女儿挽了个包袱从里屋走出来,哭哭啼啼地对财主说:“只怪我以前瞎了眼,嫁一个穷鬼,害得爹爹吃尽了苦头,爹爹,您作个主吧,我可再不跟他过了。”

老财主一听,说:“闺女,你早就该听我劝呀!不过现在也不晚,这就跟爹爹回去吧。”说着拉起女儿就走。女婿举着那根杉木棍追出来,拉住妻子说:“嫁鸡随鸡,嫁狗跟狗,你生是我家人,死是我家鬼!”话音末落,他就操起那根杉木棍,用涂了黑色的那一头,对着妻子的身上一捅,“咚”的一声,妻子倒在地下,一动也不动了。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