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远房侄子斗财主的故事

热门搜索:雍正 后来 诸葛亮 产品 王岩 曹操 时间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汤和 故事

民间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远房侄子斗财主的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4-11-17 05:55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很早以前,靖安县云山下有一个财主,名叫刁克仁。他财势不大,奸猾吝啬却是远近出了名。在他家打长工的,总是干几个月就气得跑了,工钱一个也没拿到。

这财主有个远房侄子,叫刁明光。家境贫穷,但他聪明能干,木匠活样样会做,是个吃价(吃价:江西某些地区人们评论一个人或一件事很好,常称“吃价”)的青年。他见刁克仁欺压穷人,愤愤不平,扔下木工不做,决心去制服这只土豹子,为大家出口气。

这年,元宵临近,刁克仁见还没人上门谈打长工的事,心里很着急。这天他靠在太师椅上打瞌睡,突然门口一声大叫:“给仁叔拜年来罗!”刁老爷揉揉眼皮一看:原来是这只精灵鬼;他又来打什么主意呢?刁克仁强装笑脸,把明光拉进屋,叫人倒茶装烟。

刁克仁问:“新年大节,贤侄有何贵干?”明光笑嘻嘻地回答说:“给二叔打长工来了。”

“笑话,你木工手艺吃香,还来打长工?”“不瞒仁叔说,这几年木工做腻了,想换个新鲜事做做呢!你这话当真?”“可立书为凭。”刁克仁大喜,说:“条件得由我先提:打长工的不做满一年,工钱不给分文。”明光接上说:“还得提上:东家半途辞退,得付全年工钱。”刁克仁想了想:长工都是我给气跑的,并没辞退他们,于是便答应下来。这时,明光又说:“还有三条:一、推推拉拉的事不做;二、低一脚高一脚的事不做;三、稀里糊涂的事不做!”刁克仁一时没想透明光提出的这些条件是什么意思,就同意在字约上写上了。

过了元宵,刁明光就在刁克仁家里开始打长工了。刁家的规矩是:天晴下地做事,雨天打草鞋碾米,晚上还要做些杂事。这一天,下着雪,刁克仁便叫明光挑谷去砻米。明光挑了三担谷放到碓屋里,就回到屋里抽烟烤火去了。

刁克仁见了,问:“明光,你怎么不去砻米呀。仁叔,那字约上写明了的,我不砻米。”“打长工的哪有不砻米的呢。”“不信你去拿字约来看吧!”刁克仁火火爆爆地翻出字约来:“你看,哪里写了不砻米?”“第一条不是清楚写着‘推推拉拉的事不做’吗?”“难道推推拉拉是指砻米?”“不是推磨砻米,难道是指打骂推拉不成?”刁克仁无话可答,只得另请小工。

第二天,刁克仁又叫明光去把砻出的糙米去舂熟来。明光把糙米挑到了碓臼边一脚没动,倒在旁边的石头上睡觉。刁克仁见了大叫:“明光,你怎么又在睡觉?”“仁叔,还是字约上写明了的,高一脚低一脚的事不做呢。”刁克仁气得直晃脑袋。

又一天,刁克仁叫明光去作田塍。明光掮起四齿粑就上坂了。过了半天,刁克仁叼着长烟筒来到田坂,见明光在一旁水沟里抓鱼玩,田塍一寸也没有作,气得骂道:“你,你,好大的胆,吃了我家的饭,不给我家做事!你休想要工钱。”明光不紧不慢地说:“仁叔,别急呀,我是按字约办事的呀!”财主想到第三条写的稀里糊涂的事不做,气得昏倒在田里。

明光给财主家做事,吃饭吃的尽是红薯,不免屎也多些。有一次,刁克仁带明光去看他家的山界,半路上,明光忍不住了,就在柴草里解了大便。刁克仁叫道:“明光,肥是农家宝,不要吃了家饭屙野屎呀!”“哦,是的,我以后记住便是了。”过了几天,刁克仁要明光去七八里路远的山上砍柴。去了半上昼,明光空手跑回来。刁克仁问:“你怎么没挑柴回来?”明光说:“仁叔,我刚到山上肚子就胀要屙屎,记起你说过不能屙野屎,只得跑回来屙了。”刁克仁听了,气得直摇头。

又过了几天,明光做事回来晚,饿得慌,吃饭时有点狼吞虎咽。刁克仁见他多吃了些饭,就说:“明光哎,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我看一点也没错,工夫全靠饭做的呀!”明光应声道:“我记住就是了。”第二天去犁田,明光用饭筒装了一筒饭带去。他给牛套上了犁,就把那筒饭挂在犁把上,自己却跑到树荫下乘凉睡觉去了。

快到中午了,刁克仁来到田边,见牛站在田里一犁未动,就到处找明光,见他躺在树下打鼾,不由火冒三丈,说:“大白天,你竞睡大觉,耽误了季节,扣你的工钱!”明光慢腾腾地爬起来,说:“你昨天不是说是靠饭做工夫吗?我倒要去看看那筒饭犁了多少田呢!”刁克仁干瞪着眼,无可奈何。

刁克仁为儿子娶老婆,大摆酒宴。他叫明光与几个打杂的另外在横屋里吃。做工夫的人不能上席,明光很气愤。他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于是就与伙伴们如此这般交待了一番。不一会,杂工们吃饱了,便突然掀桌子,摔碗碟,大骂大闹起来。只听见明光骂道:“娘的,我刚夹到一块肉骨头送到嘴边,却被你们抢去了!”那三个却说:“你一人还吃到一根骨头,我们三个人才二根呢。”客人们听了,忍不住哄堂大笑,一个个不辞而别。

宴席散后,刁克仁怒气冲天地把明光叫来,大骂一顿,要他滚蛋。明光伸手向他要工钱,刁老财把八串铜钱丢给明光。明光一看,只有半年的工钱,笑道:“仁叔,工钱没付清呀!你做半年的事,难道还要一年的工钱吗?”那字约上写明了的。”

刁克仁一想,字约上确实写明了,但这样做,岂不白白丢了几担谷子!便抵赖说:“不行,这半年你尽偷奸躲懒,故意捣蛋,给了你半年工钱,还是看祖宗面上,要是换上别人,分文不给。”说完,转身就走。

明光呢,也不与他争辨,他找了三块石头,一口小耳锅,在刁克仁的厅堂神龛下挖了个小坑,籴来几升米,正准备烧火煮铁。刁克仁气急败坏地跑来了:“你在这里做什么!疯了吗?”

“没有呀,仁叔。你讲话不算数,立字不为凭,一定中了邪,我正要用烟火熏熏神龛,为你驱邪呢。”刁克仁无法反驳,又想到自己本来名声就不好,如再与这精灵鬼争斗下去更要遭到别人的耻笑,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又给了他一半工钱。明光斗赢了财主,高高兴兴地拿着工钱回家去了。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