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恋千年》

热门搜索:雍正 后来 诸葛亮 产品 王岩 曹操 时间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汤和 故事

情感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恋千年》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5-01-20 22:43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1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踹门声阿俊从修炼中拉回现实。
阿俊猫着腰左手撑地,右手捂着胸膛试图将丹田内的真气压会去,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罢了。
结果还是忍不住“噗”的一声吐出一口积血
阿俊无奈的看看瓷碗内的3根檀香叹了口气念道“该来的迟早会来”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阿俊随手一掐便撤掉了修炼时布下的左雷局
“俊哥,刚才那是什么阵法?”半夏疑惑的问道
“左雷局,代表天雷,霹雳镇邪,防止有邪物近身”
“徒劳罢了,假如世上真的有鬼的话,我只相信心鬼,有些人就是心里有鬼,总不敢
面对自己的真心,俊哥,你说是吗?”半夏嘟着小嘴沮丧的说到
“你来做什么,赶紧滚!”阿俊不耐烦的说到
“滚?既然来了我就没有打算要回去”说完半夏便缓缓的剥掉衣衫只留胸前一片女儿
红遮挡着前身,在昏暗的蜡光下缓缓走向阿俊

“难得你还记得今天是斋日,既然你如此引诱那就别怪我乘人之危。”
“你倒是男人一点爽快一点啊”半夏嘲笑道。
看着半夏随着呼吸彼此起伏的酥胸,阿俊湿润了一下干渴的喉咙终于忍不住将半夏扑
倒在地。胸膛紧贴半夏坚挺的酥胸。
“这样够吗?”
“你倒是来啊,双手握我手腕干嘛”半夏满口娇嗔的道
“好啊,你先闭上眼睛”
半夏刚闭上眼阿俊便迅速掐诀,只见阿俊瞳孔金光闪现,朝着半夏天池穴猛的一按,
一声惨叫随着一股青烟穿出阁楼。
“今日我等无能无法收服,他日如若再见必将其封印九霄塔内,淬其灵魂,练其筋骨
直至魂飞魄散”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伴着威压传向青烟驶去的方向。
阿俊擦了擦鼻孔的鲜血道“你没事吧!赶快穿好衣服回屋吧!”
“我都这样了,难道你就真的无动于衷吗?是我出身底下还是我身载不详?”
“你是我妹妹,我是你哥哥,我知道刚才你是受邪物差使我不怪你,希望你也不要
介意此事翻过去就好,赶紧穿好衣服回屋吧!”
“妹妹?我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从小就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18年来我接触的熟悉的只有你而已,而你呢?想过我心里的感受吗?”半夏撕心裂肺
的吼道。
“好了,好了,别演戏了!每次都是这一套”阿俊无奈的嚷道
“哥哥,给我讲我的身世好不好?”半夏摇着阿俊的胳膊娇声奶气的说到
“停!停!停!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下次别玩这样的游戏!你的身世就在这画轴里面
,自己想办法打开,不准用自己的精血,如若不从后果自负”
“哥哥对不起哦,我不知道今天是斋日,差点害你受伤,以后我会好好提高修为的”
说完便拿起画轴花枝招展的跑掉了。
“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真的敢让他知道自己身世”一断充满磁性的异性声音
从屋顶上空传出。
“我的事不用你管,警告你:‘以后不要再耍这样的把戏,你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一切
都是你所为吗?下次若如再敢伤害利用她不要怪我不顾多年的情分!”
“吆...发脾气啦!刚才的戏演的真是好啊!如果不是她对你用情至深怎么又会受我
操控?难道你没有看出她自己在我操控中加戏加感情了吗?”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怎样做我自有打算不用你来提醒我!”
“我偏要说!你真以为她对你只是单纯的兄感情吗?你扪心自问骗的了你自己吗?

“滚!”一声怒喝伴着真元想那女子紧逼过去
“嘭...”两股真元对撞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
“我说过,我和她只是兄妹,和你更不可能,趁早死了这条心”说完便一屁股蹲在地

“你说放下就能放下吗?如果能放下1000年前我就不会选择你,既然得不到那我就
再等你1000年!”说完女子便一晃身消失在黑夜里,
“哥,怎么了?你没事吧?”半夏扶起地上的阿俊说。
“你怎么还没有睡,画轴看了吗?”
“我听到声音就过来了,你没事吧?”她一脸担忧的问道
“没事,小伤而已”
“还说没事,你脸都苍白了好多,鼻孔还留着血呢,刚才是不是...”半夏一边哭一
边为怀里的阿俊擦着鼻孔的血丝。
“别演戏了,这套我早就看腻了”
“你还是我哥吗?有你这样说话的吗?难道在你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戏子?”
阿俊听后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心想:给他的画轴应该还没有看吧,或许看后就再也不
会这样对我了...
“画轴你看了吗?”他一脸担心的问。
“还没有呢!我不敢看,我怕我看后会失望...”
“拿出来吧,我陪你一起看”
“不看也罢!18年来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也不怕”
“拿出来吧!你的身世一直是我的心病,有病还是早些治疗比较好,哪怕是诊断无望
,我也甘心情愿。”
“好,你说过陪我的”说完半夏便拿出那副画卷准备用精血开启。
“你把我给你说的话当做放屁了吗?”阿俊看着她又将精血作为依靠不禁大怒,说完
便喉咙一甜吐出一大口鲜血。
“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看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半夏这次真的被吓了一跳,
一边哭一边向怀里的阿俊不停地道歉,她以为歉意能抹平哥哥心中的恼怒和伤口,但
是这次她真的错了,阿俊唯一的心病就在半夏的出身,是他自己对不起半夏,应该自
己弥补半夏而不是让半夏不停地道歉,半夏越是这样阿俊心理越是愧疚,最后又是
一口积血猛的吐在身旁。
“哥,哥,都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好吗?我以后肯定改...”半夏依旧是不知所措,
只能一味的道歉。
“你去,把竹筒拿来,还有《紫玄心经》,什么时候画轴打开了再下来”阿俊有气无
力的说到。
不一会功夫半夏就拿着竹筒和《紫玄心经》回来了,在半夏的记忆力,站竹筒的经历
只有一次,那次是因为半夏初学法力时故意卖弄而伤人。或许这次站竹筒依旧会让半
夏终生难忘。
她瞅了瞅一旁正在疗伤的阿俊,毫不情愿的将竹筒立了起来然后站上去领悟着《紫玄
心经》
,《紫玄心经》对他来说并不陌生那是她5岁时阿俊送她的生日礼物,虽然她早已将
《紫玄心经》背的滚瓜烂熟,但是里面的传承却从来没有得到半分半毫。
悲伤,心疼夹杂着愧疚使半夏的脸色显得更痛苦难受,阿俊悄悄的回头看了看竹筒上
的半夏,然后强忍着心痛继续打坐疗伤。
或许这样的惩罚对于一个修士并不算什么,可半夏始终是一个十七八岁的柔弱姑娘啊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