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中篇故事) 阿龙的故事

热门搜索:雍正 后来 诸葛亮 产品 王岩 曹操 时间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汤和 故事

情感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中篇故事) 阿龙的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5-01-20 22:42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我有个同乡朋友在某省属国营建筑公司当钢筋工,他姓沈,同事熟人们都叫他"阿龙",而公司里那些调皮的青年工人们又喜欢在背后称他"光棍汉子"。
  
  "阿龙"的名儿从何而来?原来,我们家乡的民间有个风俗,不论谁家生下孩子,都爱取个乳名,从小到老,熟识的家人、亲戚、邻居、朋友碰面,都不叫书名而直呼乳名,以示爱称。我这位朋友出生后,他那不识字的父母就凭他"龙年"降世,便取下乳名阿龙。
  
  阿龙是个英俊的壮年男子。他那端端正正的方脸膛上有一架高高的鼻梁,宽宽的前额下有一双浓眉大眼,配上修长的身材和健壮的体格,不失为仪表堂堂的美男子相貌。阿龙的文化程度不高,由于童年丧父家境贫寒,初中读毕业便到建筑公司学徒,现今已是个有着十八年工龄、在生产上样样拿得起的老工人,又兼平时好动脑子,善于钻研技术,能够绘识图纸,俨然象个大专毕业的施工技术员,故而在混凝土预制车间从小组长逐级晋升至工段长,颇受领导赏识和同事钦佩。阿龙现年三十有四却未有老婆家眷,至今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单身男人,因而免不了被别人在背后戏称为"光棍汉子"。然而,他决不象社会上那种因穷极潦倒或品行不端而讨不了老婆的二流汉子,相反,在他二十出头的黄金时代,曾经是一位擅长操弄舞台表演的"风流人物",他在公司牵头组织的业余文艺宣传队,常在本省各地巡迥演出,曾经几度在市级文艺会演中出类拔萃,并有节目被遴选上过省级会演舞台,因而见过各种场面,接触过各种人物,被许多年轻美貌的多情女性追求过。但他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却坚持着固执的观念——一来,敬业为重,不愿意随波逐流,过早堕入小家庭圈子,失掉革命朝气,打扰职业理想;二来,父亲早故,弟妹年幼,使他成了负担家庭生活的"梁柱子",暂无经济条件成家,不愿为此空费精力----于是,他的婚姻就一直拖延下来,成个"老大难",母亲愁、邻居催、同事问、朋友劝,可他却满不在乎,总是笑而不答,始终是那样不慌不忙,保持着青年人身上特有的乐观和朝气,常常令熟人们惊叹不已。
  
  我和朋友阿龙都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如今已是退休老人,我们的童年和青壮年都是在充满革命激情的毛泽东时代度过的。在那个时代里,象阿龙这么个有趣的人,在他身上自然会发生许多有趣的故事,我想随手写几则小故事出来,让当代千千万万不相识的青年人读一读,也许是很有意思的.
  
  阿龙与上海姑娘
  
  这一年,建筑公司招进一批新工人,上海姑娘丽花和美玉被分配到钢筋工段工作。
  
  真乃"名如其人"。这两位年轻的上海姑娘,一个瓜子脸、短头发,一个园脸蛋、粗长辫,相貌如花似玉,性格落落大方,都象娇艳的花朵儿惹人喜爱,一时招引得工地上那些青年职工们评头品足赞不绝口,尤其有些小伙子怀着各自的独特心思,想着法儿靠近,每到工间业余便围着她俩转,谈闲话、看电影、逛马路、上公园,总有一群群小男人陪伴着。久而久之,使得这两位姑娘娇气抬头,不知不觉地自高自大忘乎所以起来。
  
  有一回,工间休息时,两位上海姑娘同阿龙开上了玩笑。
  
  瓜子脸丽花提起青年人生活的话题,沾沾自喜地说:"我看现在的男人够意思,都喜欢在女人面前当骆驼。"
  
  园脸蛋美玉附和着同伴:"男人不拍女人马屁,怎么找得到对象?"
  
  阿龙一听暗暗吃惊,只觉得心头直发麻,但他并不反驳,却笑了笑,说:"喔,这话新鲜!男子找对象还得当骆驼、拍马屁,我可是头回听说。"
  
  "这是事实情况嘛!"丽花笑着问:"阿龙师傅,你当过骆驼吗?"
  
  "肯定当过!女人的马屁拍得不少吧?"美玉也上来凑趣。
  
  "当骆驼?拍马屁?嘿嘿,我没那个本事,更没那个兴趣!"阿龙并不责备对方出言无理,反而装起一本正经的表情,叹着气:"打从十六岁进公司到如今,在女人面前,我一贯拍不来马屁,所以……"
  
  "所以,这么大岁数还找不上对象!哈哈哈,你真笨!"丽花带着嘲笑口吻插上来。
  
  "到如今,年纪已过了三十,人老珠黄不值钱,老婆难讨啦!"阿龙索性顺着姑娘的性儿自卑起来。
  
  "不过,阿龙师傅,你也不要泄气。年纪大点没什么,条件放低些,譬如找那些相貌差点、没有文化、没有职业的女人,还是有希望的。"听了阿龙的自卑腔,美玉倒有点同情了,自以为是地表示安慰。
  
  "嗬,你倒能宽我的心!"姑娘们的言语虽然刺痛了阿龙的心,可他并不生气,还是那么笑容可掬:"这么说,你们两个,相貌长得漂亮,又有文化,难怪那么吃香!拍你们马屁的人不少吧?"
  
  "那当然,这是规律嘛。你没见工地上那些男人多有意思!"丽花简直陶醉在孤傲自赏的境地里了。
  
  "要真同我交上个朋友呀,还得看看谁马屁拍得高明呢!"美玉自我欣赏的心理并不亚于同伴。
  
  "这个规律可怕!是你们自个儿空想出来的吧?可惜,只适用于他们这群二十刚出头的嫩娃子,象我这样的老脸皮,就用不上喽。哈哈哈!"阿龙讪笑着给闲聊打上句号。
  
  ……
  
  这一阵偶然发生的玩笑话结束了。阿龙对两位上海姑娘的轻狂之言嗤之以鼻,但在此时此地此种对象面前,他不屑于跟人家争辩输赢,只在心里暗暗地想:年轻姑娘涉世未久,天真幼稚不知天高地厚,生活会慢馒教育她们的!
  
  未过多久,阿龙真的利用现实生活提供的一个小机会,好好地教育了两位天真无知的上海姑娘。
  
  粉碎"四人邦",生产要大干。公司正在新建的一个炼铝厂土建工程进度又要提前,使得钢筋工段和混凝土预制场的工作更加紧张起来。
  
  这天上午,上班不久,入选职工代表的老曹师傅接到通知,要去公司机关参加一天会议,临走前,他给两位学徒工布置今天须扎制四块大型屋面板钢筋架的任务。丽花和美玉已经跟师傅学干了几个月,自以为脑子灵巧能力强,两人满不在乎地拍胸脯,表示一定完成任务。可老钢筋工似乎对两姑娘平时的工作态度有点放心不下,指点着图纸,耐性地向她们重复着操作要领,末了,又严肃地说了句"现在抓纲治国,生产建设要大干快上,我布置给你们的任务要完成,但一定要注意质量,严格按照图纸上的规格要求,一丝一毫也不能马虎。开完会回来,我可要捡查的!"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上一篇:6年之痒终成伤
下一篇:闹剧
相关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