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空中烟花

热门搜索:雍正 后来 诸葛亮 产品 王岩 曹操 时间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汤和 故事

情感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空中烟花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5-01-21 00:30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紫子和威子一同走进旅店,真是鬼迷心窍了,她就是鬼迷心窍了,她只知道她喜欢他,他也喜欢,不论长短,只要现在。她一直是那种爱即爱,不爱即不爱的洒脱、真实的女人。她只愿抓住眼前的真实。起码现在她要他,他也要她,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至于冠子,此时早已消隐辽阔的繁星之后,她只看到空中绽放的一个个旋转即逝的烟花,那么多彩,那么形态万千,这是从小至今贮存她记忆中的唯一至美的东西。她家是十村八舍最先富起来的家庭,父亲靠在镇上卖学习生活用品,儿童玩具之类的小物件起家。父亲能致富的最大原因是价位灵活,说话亲切,货物实惠,这让同行几家望尘莫及。他们家不仅率先盖了两层小楼,而且生活质量比其它家庭明显高出很多,这也是形成她小钱上不过于计较,秉承父亲不拘小节,胸怀大度的原因之一。
就说每逢元宵,紫子和弟弟总会央求父亲买烟花放,父亲也总是乐意买很多烟花,一是表示庆祝元宵,满足儿女,二是即引来了观看者又引来了顾客,两全其美。紫子看着烟花舞动空中的艳姿,犹如舞动的她未来的幸福。
想着此,紫子和威子走进了房间,威子急不可耐地关上门抱住了紫子……
正在北京随父亲拾荒的冠子半夜正精疲力尽地酣睡,手机唐突响起“是冠子先生吗?我是××市公安局的,你的家人因不合法姘居被拘留,请你来领人,并接受罚款。”
真是奇耻大辱,冠子只感到怒气冲顶。但她不能不管她,她十六岁就嫁给他已有十年,并给他生了一儿一女,这十年来虽不是情深似海,最起码也恩恩爱爱。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家中的二层楼已盖好。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冠子一遍遍地扪心自问着,生活中虽然为小事也曾脸红过,争吵过,但都闪现即逝,在生活中没留下过多的痕迹,难道真如母亲评价她说,不遵守妇道,不安分守己吗?
他们绝对属于早恋的那种。初中一年级同班且前后桌的冠子被紫子那种不同于其它女孩的直率、洒脱的特性所吸引,何况她总是露着甜甜的笑,穿着又比同班女生出众。坐在身后的冠子总不知觉地被她的一举一动所吸引。他想望她,想望到梦里,想望在少男朦胧的性意识里,成绩是搞得一塌糊涂。而紫子感到他的异样时也不自觉地注视了他。由于和父亲卖货结触的人多事多,早熟的紫子早已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在校和女同学谈天说地,在家帮家人料理小生意,这之余,被冠子这个高大的男生所吸引。点燃着她初始的情源。
他们经常在四目不自主地相碰时,紫子大胆地用闪亮的款款的眸子给予暗示,她看冠子有显羞赧和时时不主动的表白,她大胆地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情书偷偷塞给了他……
如此大胆的表白让冠子神魂颠倒,给她写的回信撕了写,写了撕,终于满意了,才偷偷夹进她常用的书里。他们的情闸打开了,除了一来二去的书信,他们偷偷地在学校外的四周幽会,学校后面的庄稼地的河沟清澈的流水冲亮着他们的爱恋。绿油油的一年四季的庄稼成了他们遮羞私语的绿纱巾,他们由手牵手到依偎,从谈天说地到低语些面红耳赤的情话。
关系从遮遮掩掩到公开化,他们在初三不毕业一同缀了学,双方家长早已知道此事。紫子家默认了这个身高马大,长相不差的未来女婿。冠子的母亲可不一样了,看不惯紫子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疯癫劲儿,坚决反对,并给冠子物色了同村的一位姑娘,那女孩长得结结实实,因为从小失去母亲,家里地里一把手,将来肯定持家娴慧。
冠子和父母拉起了长期战,不娶紫子不罢休。父母在唯一儿子的坚定不移下妥协了,给他们按习俗举行了婚礼,但是婆婆对这个过门的媳妇是左看不顺眼,右看不顺眼。起床被子不叠,饭不会做也不学,婚后第二天就和邻里的同学东游西逛,新娘去凑别家新娘的热闹。可为了儿子,她把她的妇道收了。一年后给她的小孙子冲散了紫子带给她的一切不舒服。一家子为小孩子忙里忙外,其间也难免婆媳之嗑碰,但不屑一顾的紫子总是不久就一笑置之,娘长娘短地叫个不停,这一点让冠子特别欣慰。第四年小孙女又呱呱坠地,断奶后孩子由婆婆在家照顾,紫子和冠子外出挣钱,一家人多和美啊!
但是紫子和冠子的感情不知何时陷入淡而无味的状态。初时的激情和浪漫早以烟消云散,在日复一日的交错磨合中,除了儿女牵动着的血缘亲情外的夫妻情份,就是习以为常的惯性和习性,这或许是爱的最高境界,悠悠长长,涓涓细流,犹如血管与血管的盘结互动。但紫子感到生活的馈乏,她想有些波澜来点缀平静的心海,来拉动26岁女人的激奋,这就有了她和凯子的错误。
冠子坐车前去的路上越想越窝囊,越想越恼火。他把紫子从公安局领回来,看着她狼狈的窘态和愧疚,隐隐的心疼把火气泄下去了很多,他们径直回了老家。此事不知何时不径而走,满村沸沸扬扬。冠子本想就此隐瞒下去,可此事一传,他男子汉的尊严抬不起了头,娘在私下不停地唠叨着真是岂有此理!太不守妇道了!离婚,坚决离婚!冠子这次站在了母亲的一边,但冠子的心在激荡的水流中沉溺着。多年的感情和紫子的背叛相互碰撞着,撞得她骨肉疼。但他一想到紫子和别的男子在一起过,他的骨头就咯咯地摩擦着响,他无法做到如以往地朝夕相对她了。
这天,他终于对紫子说:“为了全家人的脸面,我们先离婚,你离开一段时间避避风头,等这事被人遗忘时我们再复婚。”说着冠子已把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拿了出来。紫子看一遍协议书,除了女儿她是净身出户。“你放心,我们又不是真离婚,你先避一阵子再讲。”
紫子感到她多年热衷的烟花遁入黑漆漆的天空中,内疚的煎熬让她想把自己闷杀,可亲情的召唤,过去的和将来的繁星和可能还会绽放的灿烂烟花给予着她生活的力量。多年来,冠子从未欺骗过她,想他不会不念旧情不原谅她。先离了吧,等一切恢复常态再回来,这总给冠子一份尊严和对全家人将来有说词的理由。
第二天,他们到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彼此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到家,紫子本打算第二天再回娘家躲一阵,谁知婆婆从屋里出来堵住了紫子的进屋路。“你怎么来了?你走错门了吧?”紫子诧异地看着婆婆,求救般地看向冠子,谁知冠子冷漠地看她一眼进了屋。紫子这才恍然他们欺蒙她离了婚。她被撵出家了,她像伫立在飓风里,任它席卷着胡乱狂奔,婆婆把她的衣服早已收拾好扔了出来,把女儿也推到她面前。“请赶快走!我要锁门了!”飓风卷起的尘沙进入紫子眼中,烙出一向大小事都入不了心的很少流出的泪。
她一手牵着女儿,一手提着她的衣物,避开人们另类的复杂的目光,艰难地回到了娘家,母亲正在给小侄女洗衣服,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大吃一惊地忙迎了上去。父亲听到动静也从屋里出来。紫子忍住这些突发变故带来的手足无措,无头绪地向家人叙述着来龙去脉,本就心脑血管疾病的父亲一头栽了下去……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