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一辈子的情人

热门搜索:雍正 后来 诸葛亮 产品 王岩 曹操 时间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汤和 故事

情感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一辈子的情人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5-01-21 00:44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想想躺在韩赫的怀里,汲取着他唯一能给的温暖。她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扶摸着他光洁的胸膛挑逗着,眉眼如丝。韩赫在薄单下的手突然轻轻捏了一下想想纤细的腰肢,想想本能的弹跳离开韩赫的身体,那是她的“死穴”,也是韩赫不能继续留在他身边的“信号”。已经午夜十一点半了,是该离开的时候,他答应过妻子绝对不会在外过夜。他在她身边毫不避讳地一件件将衣服穿回身上,而想想还是像往常一样倚在床上点着一根“爱慕”牌的香烟夹在指尖,不吸,看着它一点点地燃烧殆尽。她有慢性哮喘不能吸烟,而这点他却不知道。他也曾问过她为什么点着了却又不吸,她的回答是她只是喜欢这种烟弥漫在屋里的味道,但不想因为它变得清醒。他不明白地摇摇头说越来越不了解她了。想想不再说话,嘴角挂着他陌生的淡笑目送着他离开她的房间,在门叩上的那一瞬间,她的泪水悄悄划过眼角掉落在发丝深处,不着痕迹地将苦涩宣泄深埋。
想想怀孕了,三个月。她一直没有告诉韩赫,只是在得知了自己怀孕五周的时候试探地问过他,如果她怀孕了,他会要这个孩子吗?韩赫静静地看了她几秒,然后摇头笑了,说:不可能,他们安全措施做的一向很好。如果呢?想想不死心地问。没有如果,不要胡思乱想。韩赫以为想想是在无理取闹。告诉我,我想知道。想想依然很坚定地想要知道答案。好,我告诉你,以现在的立场,我们不能要孩子。韩赫收起笑容,认真地说。呵呵,还好我是在说笑,要不孩子听到了肯定会难过!她向韩赫吐吐舌头俏皮地说。可是一转身,眼泪就静静滑落在脸颊,她悄悄抹去。
想想决定“赌”一次,为了他们的孩子,也为了能够拥有韩赫全部的爱,她押上了人生的全部,去博一次幸福的机会。
一个半月前,想想在路上救了一个差点被车撞到的女人,那女人为了感谢她,就请她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她们起初是闲聊,但后来感觉越聊越投缘,就互相告诉了对方的名字和联络电话,说好以后就是朋友,要经常联系。那女人叫玉洁,是个相当美丽温婉的女子。
韩赫不在想想身边时,她就会约玉洁出来聊天。一杯咖啡,一盘甜点,一份回忆,就足够她们打发一下午的时间。想想是个自由写手,而玉洁是个全职太太,在时间上都没什么约束。玉洁经常会提到她的丈夫,眼睛里也总是闪着幸福的光芒。玉洁的丈夫是xx局的科长,很有才华,不到三十岁就坐上了这个位子,重要的是他很疼玉洁,处处对她呵护备至。玉洁的腰部曾受过伤,虽然现在不影响行动,但他还是会每晚为她做按摩,即使是工作的再忙,再晚,再累。周末他会陪着玉洁去郊外散步,假期他也会带着玉洁去海滨度假。说实话想想真的很羡慕她,甚至是有些妒嫉的。韩赫就不曾这么待过她,她还记得她求了他很久,他也不愿陪她去逛一个小时的街,怕别人看到会惹麻烦。是啊,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第三者,与爱人阳光下漫步的美好,在她选择和韩赫在一起的那天就已经不能够奢求了。
玉洁看出了想想眼底的忧伤,关心地问想想是不是感情上出现了什么问题。想想没有对玉洁有所隐瞒,把自己和韩赫的故事告诉了她。只是想想没有提到韩赫这个名字,用“他”来代替。想想跟玉洁说了很多深藏在自己记忆里的对韩赫的爱,有一些甚至韩赫他本人也不知道,譬如,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差点被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给强暴,是路过的韩赫第一个发现了她,打跑了坏人救了她。那年韩赫十九岁,而想想只有十五岁。就是那一晚,想想爱恋上了韩赫,并在心里默默许下一个愿,长大后他要嫁给韩赫,做他的妻子。为了完成这个心愿,想想整整找了韩赫七年,拒绝了所有男生的追求,只为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但事与愿违,当她千辛万苦找到他时,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忘记了她,更不知道有她的存在。说到这儿,想想的泪像珠帘似的滑落,伴着咖啡的苦涩。玉洁感动地哭了,为想想漫长等待中执著的爱。想想说,她没有放下那份执著了十年的爱,对于她来说这十年等于她爱的全部,失去了就不会再有爱人的能力。想想选择了做“他”的情人,即使是见不得光,只要“他”能够给她爱就可以。玉洁握着想想的手,说她太傻。想想只能苦笑,因为她比任何人更早知道自己的傻。“他”爱你吗?玉洁问想想时,想想也在找着答案。沉默了数分钟,想想伤感地说,爱,但“他”更在乎自己老婆。玉洁愤愤地说“他”是一个冷酷的人。想想看着玉洁,突然很想知道对于她这样幸福的女人,如果自己的丈夫有了别的女人会怎样。“是你的话,会放弃吗?”想想试探的问。玉洁愣了下,将放到到嘴边的咖啡杯放回托盘。“能够轻易放弃都不会是真爱吧。”柔柔的声音却有着不可置否的坚定。“嗯,我也不会。”想想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坚持。
想想与玉洁的相遇和一见如故,就像是注定了似的。
玉洁经常去想想的小居,顺便带上她们最爱吃的那家蛋塔和慕斯,两个女人促膝而坐,天南海北没有禁忌地聊。玉洁发现想想懂的东西很多,是个相当有见识女子,让她这个"全职太太”不由地羡慕了起来,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不会这么早结婚,即使她很爱自己的丈夫。第一次看想想的文章,写在稿纸上,字体娟秀优美,玉洁问想想为什么不用电脑打字,比较省力。想想却说字是一个人的感情,电脑怎么能够打出来。想想,你是个特别的女子。玉洁饱含意味的说。文章的内容很吸引人,让玉洁有些爱不释手,甚至还充当起了编辑,时不时地“催稿”。只是,字里行间总会有一种心痛的忧伤令人头一紧。玉洁知道那定是因为想想不完整的爱造成的,“他”竟然辜负如此优秀和深情的女人!是他吧。玉洁忽来的问话,让正在清洗咖啡杯的想想一僵,手中的杯子砰地一声滑落在水槽里。你——没事吧。玉洁闻声丢下手中的书快步走到想想身边。没,没事,你知道?想想的语气有些无措。呃?是呀,我猜想定是他的薄情让你的文章总是带着忧伤和心痛吧。想想的慌张让玉洁有点诧异。哦,也许吧。想想暗暗舒了口气。
玉洁的丈夫因公事匆匆地一早拿着行李出差了,没有吵醒正在熟睡的妻子,只是留下一张嘱咐她要按时吃饭字条。玉洁睡到自然醒,才发现丈夫已不在身边,望着放在床头的牛奶和压在下面的纸条,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想想,你在呀。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玉洁拨了想想的手机,很久没人接,正要挂断时却听到想想睡意正浓的声音。哦,玉洁呀,昨晚赶稿凌晨才睡。不好意思,那你接着睡吧,我晚点打给你。玉洁报歉地说。没关系的,已经醒了啦,这么早,有事吗?玉洁从来不会这么早打电话给她的(其实已经是九点钟了),她知道想想在晚上的写作灵感最强。其实也没什么啦,想邀请你到家里来玩。电话那端顿了几秒钟。想想,还在吗?在,我想周末我不便去打扰你和你老公,还是改天吧。想想的语气闷闷的。不会是你和你的他有约会吧。玉洁笑问。哪有,他有一段时间没来找我了,或许已经把我忘了。想想有些苦闷和自嘲。哎!既然只剩下我们两个寡女,就互相安慰吧。我老公出差了。玉洁打趣地说。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