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狗腿子”的由来故事

热门搜索:雍正 后来 诸葛亮 产品 王岩 时间 曹操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汤和 曹丕

民间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狗腿子”的由来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5-01-27 23:50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提起狗腿子,人们马上会想到那些在主子面前摇尾乞怜,在百姓面前气势汹汹、为虎作伥的坏蛋。

可是,你知道这狗腿子是怎么来的吗?

从前,有一个叫郎新的财主,他不读书不识字,狗屁不是,别看这家伙没啥墨水,可整天想的都是当官的好事。每见那些头带纱帽的达官显宦,就眼馋得直流口水。无奈腹中无墨,四十好几了还没踏上仕途。

也是郎新运气。这年,皇帝颁下了一条新法:有钱的可以纳金捐官,官品大小按纳金多少论定。这可乐坏了郎新,他打点了一些金银财宝,就到“捐官府”买回了个七品县令。

乌纱帽是戴上了,可这官怎么个当法?先前,也只见过县大老爷端端庄庄地坐在堂上直拍惊堂木。轮到自己了,却不知一些话该怎么说,一些事儿该怎么办?郎新有些犯难了。

难也不行。俗话说:不理政纲不是官。咳!我他娘的理他一理!

郎新第一天升堂,一坐下就把惊堂木噼里啪啦地敲了一阵,半天说了一句话:“老子自即日起当县官啦!”说完再没词了。下面那些衙役,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心里直嘀咕。这个县令怎么这般语言!

堂上出丑堂下发愁。退堂后,郎新很不是滋味,正独自烦恼时,有一人近前说道:“不敢惊动父母官,奴才有礼了!”郎新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名叫苟费的听差。见他不作察报擅自入内,郎新老大不快:“你他娘的有何事?”

苟费忙又见礼道:“奴才久闻老父母为国为民,不辞劳苦,兢兢业业,功同汗马,特前来伺候您老人家。”郎新昕了苟费的一番颂词,满心欢喜。转而,又长叹一声。

这苟费最善察颜观色,做惯了对上逢迎拍马、对下作威福作,欺压勒索的勾当。见郎新面露难色,心中早已明白了七八分,便挺了挺腰杆从容禀道:“奴才有几句不知好歹的话,不知您老爱听不爱听,奴才在此充差,虽春秋无几,然也略知内中一些机关。”

见郎新听的认真,苟费又内前凑了凑,故作神秘地说:“老父母以后升堂,千万莫再乱拍惊堂木、口称‘老子’了,应称‘本县’。您老不见堂下有人偷笑吗?”郎新这才恍然大悟。接着,苟费又给郎新出了些坏道道,郎新极为赏识,大有相见恨晚之慨。

从此,他俩你唱我和,狼狈为奸,肆无忌弹地拽刮百姓,一县之民怨声载道,恨透了郎新、荀费。

一天,郎新突然患了腿疾,其痛难忍。几经调治。不见好转,郎新为此焦愁万分。

正在这时,有一姓郑名植的人报名自荐,宣称“包医百病,手到病除。”郎新闻之,非常高兴,立即吩咐苟费将郑植请了来。

郑植略一察视,说道:“县尊这病,毒入骨髓,已是难医了,”郎新听罢勃然大怒:“庸医!竟敢如此戏弄本县。来人啊,把他拉出去斩了!”苟费刚要动手,郑植到:“县尊,在下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这病虽说难医,但不是不能医,只是在下的有为难之处。”

郎新忙问,“这话怎讲?”郑植道:“你这条腿欲待医好,需另换一条,这要找一个愿意奉献肢体的人,可谁能割舍呢?”

 郎新听罢,顿时忘了腿疾,忘形地笑道:“辖内之民,谁敢不听我的!”说着,就吩咐苟费去拿人,郑植忙摆手道:“且慢!县尊这条腿不是谁都可替换的,在下的倒是见过一个合适的……”还不等他说完,郎新就等不得了:“这人现在何处?”郑植故做为难地说:“这叫在下的如何回禀?若说合适,这人的腿是再合适也没有的了。

可是,县尊大人能舍得吗?”郎新想的是他自己,哪里管得别人?就急切地问:“这人是谁“就是站在县尊大人面前的苟费!”

苟费一听,脑袋瓜子“嗡”的一声,浑身直筛糠,哀求道:“老父母,郑大人,这可万万使不得呀,我求…“”

郎新不等他说完,便喝道:“大胆奴才,不识抬举,别人的腿老子还不稀罕哩!”说罢,唤进一群打手,将苟费杀猪似地按到地上。

等苟费清醒过来,已经变成一条单腿驴了。他趴在地上颠蒜似地向郑植磕着头:“郑大人,您老可怜可怜吧!剩下一条腿可让我怎么行走;?”郑植心里骂道:“畜牲!再叫你到处作孽!”

歇息片刻之后,郑植才让人牵来一条狗,截下一条后腿来,接到苟费的断腿上。

打那以后,苟费便拖着这条狗腿在郎新屁股后面颠来跑去。人们因此给他送了个雅号。“狗腿子”。

后来,人们干脆把官府里和富人家豢养的那些媚上欺下的恶人们,都叫做“狗腿子”。狗腿子从此滋生繁衍,再也没有绝迹。

郑植可怜那条狗,又捏了条泥腿给它安上了。你不见狗撒尿时,总要抬起一条后腿吗?那是怕把那条泥腿泡堆了。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