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解缙进京的故事

热门搜索:故事 黄歇 厉害 相信 何足挂齿 杨筠松 诸葛亮 苏护 王娡 孙尚香 塞思黑 产品

民间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解缙进京的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luoshiyi 发布时间:2014-11-17 05:35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这年,解缙接到圣旨,不敢怠慢,告别乡亲父老,即日启程前往京都南京。到九江后,雇了一只大船,顺水而下。

这一天,解缙行船来到小孤山下,只见山上寺庙宏伟,钟声袅袅,即命船家将船靠岸。解缙乘兴登山游览,下山时,见山下有一少女坐地哭哭啼啼,好不伤心,忙上前问道:“这位大姐定有什么苦衷,何不说给我听听,或许能为你解忧排难。”少女用袖子揩干眼泪,看了解缙一眼,心想:这不过是个少年公子,我把苦衷告诉他有什么用?她摇摇头,并未作声。

解缙仔细打量了她一下,少女衣着不像是民间女子,定有来历,越想问个明白。少女只是啼哭,不肯说话。一旁同行的老家人对少女说:“我家公子姓解,蒙皇上圣恩,已官封太学士,正上京赴任,你有什么心事,只管如实说来,我家公子,定会尽力相助。”少女一听,连忙拜了三拜,说:“我在京城也听说过有位解公子才华超人,已被皇上封为太学士,如今有幸在这里相见,真是奴婢的造化。我本是刑部曹尚书家的佣人,因尚书在花园中调戏儿媳,被我看见。听老人家说:当年尚书与其父小妻私通,被一女奴识破,后来这女奴便遭杀身之祸。因此,我怕有朝一日,也会成曹府中冤死的屈鬼,便逃了出来,我想自己是个佣人出身,不会耕田种地,无以为生,这庙里的大法师听了我的遭遇后,说什么也不敢收留我。我左思右想,不如一死了之,在大江中寻个归宿。”

“原来如此。曹尚书的为人我早有所闻,如今你不如随我上船,一同进京,就在我家做佣人,不知意下如何?”

少女见解缙如此诚意,真是感激万分,朝解缙深深一拜,说:“小女子名唤胡姬,今蒙公子相救,知恩必报,今生难忘。”

说也来巧,解缙进京后,他的第府,正是曹尚书的后对门。曹府后院芳草满园,翠竹成荫,景色十分宜人。

解缙最喜爱这竹林,因竹称君子之故,因此,他以竹为题,写了一幅对联,贴在门口:门对千棵竹,家藏万卷书。

却说这个曹尚书,原是个阴险狡猾、贪得无厌的奸臣,善于迎奉,才得皇上宠爱,袭了父职,做了近二十年的尚书。他依靠权势,作威作福,不知坑害了多少善良之辈,新上任的京官和地方官,哪个不讨好他,就别想官能做得长久!可解缙进京后,并不去拜访他,曹尚书恼羞成怒,骂道:“娃娃竟敢如此傲慢,得罪了我,纵使你有盖世才华,也决没有好下场。”

一日,曹尚书和几个门客,在竹林亭子里饮酒消闲,看见了解府门口那幅对联,冷笑一声说:“笑话,竹子是我府上的,你小小年纪读过几多书,竟敢狂妄自大?待我把竹子都砍去一截,看你怎么写?”于是吩咐手下人,将所有的竹子砍去一截。

解缙知道,曹尚书这样做是冲着他来的,心中暗自好笑,蠢东西,你以为砍了一截就不能写了吗?他吩咐家人拿出笔墨来,不慌不忙地在上联下边加一个“短”字,在下联下边加一个“长”字。这副对联就变成:门对千棵竹短,家藏万卷书长。

有人把解缙在对联上续字的情况,告诉了曹尚书。曹尚书又是一阵冷笑:“待我把竹子都挖了,看你还能写不?”又吩咐手下人,赶快把竹子都挖了。

解缙见曹府挖竹子,哈哈大笑,说:“实在可笑,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无,只可惜这样的好竹子再也不能复生了。”说着,他又在上联下边加个“无”字,在下联加个“有”字,对联就成了“门对干棵竹短无,家藏万卷书长有”。

曹尚书这下子气得七窍生烟,大声叫道:“解缙一日不除,我心中一日不安。”过后,觉得自己的做法也实在太不高明,他叫人捧出“文房四宝”,挽起袖子写:“父尚书,子尚书,父子两尚书。”写完,吩咐下人贴到解毛童的大门边去。

解缙见曹尚书把对字贴到自己门口来了,着实有些气愤,决意回敬他。他想:“父子两尚书”虽然是他有意炫耀,倒也是实事,如何作对呢?解缙正在苦思之际,曹尚书带着一班门客又来亭上饮酒消闲,见解缙没有动静,忍不住高声大笑起来,接着摇头晃脑地朗诵:“父尚书,子尚书……哈哈哈……”

胡姬见解缙似有啥心思在那里苦思,赶忙泡来一杯香茶献上:“公子用茶。”解缙一见胡姬,顿时眼前一亮,说:“有了!有了!妙哉!妙哉!”他挽起袖子奋笔疾书:“婆当娼,媳当娼,婆媳两当娼。”

胡姬见此暗暗吃了一惊,忙问:“胡姬冒犯老爷威严,老爷写这些有什么用?”解缙笑道:“你没看见我家大门边贴的什么?这是曹贼干的好事,如今我就回敬他一句,贴到他的后门边去。”

胡姬一听,拍掌叫好,自告奋勇去贴。但解缙怕她有风险,便叫家人去贴。”

曹尚书正在亭子中与门客饮酒,忽见自己后门口有人拿着对子,贴上就走。忙叫手下人撕来给他看,不看则罢,一看,气得口吐鲜血,昏倒在地。

曹尚书被解缙一气,非同小可,从此,精神恍惚,面黄肌瘦,梦中有时狂叫:“杀解缙!杀解缙!”尚书夫人常在他耳边嘀咕:“凭你的权势,除一个小小解缙,易如反掌,何必为此焦虑呢?”

曹尚书一次又一次地被解缙斗得惨败,心里又气又恨。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解矮子竟敢如此蔑视他这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他咬牙切齿,自言自语地说:“夫人的话言之有理,一定要想个法子除掉这个小子,方能消除我心头之恨!”可是他一时又想不出谋害解缙的诡计来,竟然一气之下,卧病不起。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