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情系红穗穗之义子认父

热门搜索:故事 苏护 雍正 王岩 后来 产品 诸葛亮 时间 曹操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民间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情系红穗穗之义子认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3-27 22:29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五十年代的一年冬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大地一片银装。这天早上,一个唱京剧的戏班顶着鹅毛大雪来到了西口古镇。戏班里的青年武生演员柳俊亭收拾好行李后便到街头上去吃早点。
      柳俊亭冒雪在街上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前面烧饼铺门口围着一大群人。他好奇地近前一看,只见人群中间有个十多岁的男孩跪在雪地上。那孩子身上穿着既单薄又破烂,倔强地仰着头,瘦小的身子在风雪中不停地颤抖着,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滴滴洒落在洁白的雪地上。柳俊亭一打听,原来这孩子偷吃了烧饼铺的一只烧饼。被掌柜捉住痛打之后,让他跪在雪地上。
      这时,围观的人们纷纷为孩子讲情,但那掌柜的却不停地大吼着:“放了他,没那么便宜的事!我说这烧饼隔三差五的总是少呢……”没等掌柜的说完,那孩子扭着脖子从嘴里挤出一句:“以前不是我偷的!”掌柜的见他偷了东西还犟嘴,抡起胳膊又要打,被几个大岁数的老人给拉住了。
      孩子转过身来对掌柜说:“大伯,你放了我吧,等雪停了我砍一大捆干柴赔你行吗?”“谁稀罕你的烂柴禾,把偷的烧饼给我拿出来滚吧!”男孩从口袋里摸出那只仅咬了一口的烧饼递给掌柜的,那掌柜的“啪”一掌将烧饼大落在地,吼道:“滚……”孩子用袖子擦擦嘴角边的血,爬起来,恨恨地瞪了掌柜的一眼,便昂头走出了人群。
      柳俊亭见那孩子两腿打晃地往前走了,心里不由一阵刺痛,他紧跨几步喊道:“孩子你站住!”孩子站住了。柳俊亭走到孩子的跟前,抚摸着孩子蓬乱的头发说:“你咋好偷吃人家的烧饼啊!”“我饿了。”“饿了咋不找你爹娘去要哇……”
      一听柳俊亭提到爹娘,孩子那双乌黑明亮的眼里立刻滚出了泪水。“怎么?爹娘对你不好?”“不是,我爹娘都没了!”原来这孩子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自己靠砍柴为生。这几天大雪封山,他无法砍柴,饿得实在受不了,不得已才偷了人家的烧饼。
      听了孩子的叙述,柳俊亭心中不由一阵凄然。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他痛爱地拉着孩子的手问:“你叫啥名字?”孩子眨眨大眼说:“我七岁的时候俺娘就死了,村里的人都叫俺小虎子。”柳俊亭一拉孩子说:“走,小虎子,我带你吃馆子去!”
      他们来到一家小饭馆,要了三碗肉丝面,柳俊亭指着桌上热乎乎香喷喷的面条柔声说:“吃吧,小虎子。”小虎子抬头两眼疑惑地望了望柳俊亭,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柳俊亭又指指桌上的面条说:“这是给你买的,吃吧。”这时小虎子把那双小黑手在裤子上擦了擦,端起大碗,狼吞虎咽似的一口气吃光了。柳俊亭又指指另一碗说:“再吃一碗。”小虎子又端起碗来一口气吃了个底朝天。
      两碗面条下肚,孩子的身上有了热气,小脸蛋上露出了红光。柳俊亭笑着问:“还能吃一碗吗?”“再有两碗也能吃下去。”一句话把柳俊亭逗得哈哈大笑。他把桌上最后一碗面条推到孩子面前说:“把这碗也吃了!”小虎子望望面条,再望望柳俊亭:“那你吃什么呀?”柳俊亭说:“别管我,咱吃完了再买,你就放在肚子吃吧。”小虎子端起第三碗面条,这回不象刚才那样狼吞虎咽了,他边吃边说:“我有两天多没吃东西了,真是饿极了……”
      听到孩子说出这话,再看看眼前这可怜的孩子,柳俊亭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泪滴落在饭桌上。他真想收养下这个孩子,但一想自己尚未成家,也是孤身一人,每月收入仅够糊口,收养一个活人也有许多困难呀。他摸摸自己口袋也没几角钱了,想来想去,最后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袄,披在小虎子身上说:“我是个流浪艺人,四海为家,没法收留你。孩子,今后自己多保重吧。”说罢他抬腿就要走。
      小虎子一把拉住柳俊亭的手问:“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呀?戏班在这演几天?”柳俊亭一一答复后转身离开了饭馆。他走了很长一段路,回头一看,只见小虎子还站在饭馆门口,依恋地望着他。柳俊亭立定朝小虎子喊了一声:“晚上来看戏啊!”说完迈开大步,很快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戏班在西口镇唱了三天,每天晚上演出时,柳俊亭都揭开幕布,在观众席中寻找小虎子,可是三天过去了,连他的影子都没看着。第四天清早戏班就要走了。当大伙装好行李服装道具就要出发的时候,小虎子突然出现在柳俊亭面前。柳俊亭埋怨小虎子为什么不来看戏。小虎子说:“我每天都来了,但看门的不让我进。”柳俊亭这才想起小虎子连饭都吃不上,哪有钱去买票看戏呢!他暗暗自责自己太疏忽了。
      车队眼看就要出发了,小虎子拉着柳俊亭的衣服问:“叔叔,以后你们还来吗?”“来,一定来,小虎子你快回去吧。”“不,我要送送叔叔,我怕误了送你,昨晚一夜都没敢睡。”柳俊亭听了,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柳俊亭和戏班里的人都上了马车,赶车的长鞭一扬,戏班的车队终于缓缓地出发了。小虎子喊了一声:“叔叔,你一定还来呀……”就忍不住“哇”放声痛哭起来。他边哭边跟在车队后面小跑着,不管柳俊亭怎样劝说,他还是不停地跟在车后面小跑着。
      这时,戏班里的人们都知道了这苦孩子的身世,几个女演员看着这既懂事又重情义的孩子跟在车后小跑,都感动得流下泪来,纷纷议论着让柳俊亭收下这孩子当义子。
      戏班老板也动了情,对柳俊亭说:“俊亭,如果你真有意,就把这孩子留下吧,我看着孩子挺机灵的,是干这行的料,学几年就能……”
      小虎子的行动,柳俊亭何尝不不动情,他没等戏班老板把话说完,就一把抱起小虎子说:“小虎子愿意跟着叔叔学唱戏吗?”“愿意!”“唱戏可苦哇。”“只要能跟着你,啥苦我也能吃!”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