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情系红穗穗之雨夜情浓

热门搜索:故事 苏护 雍正 王岩 后来 产品 诸葛亮 时间 曹操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民间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情系红穗穗之雨夜情浓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3-27 22:38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就在他们俩准备结婚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传统戏一律禁演,全部上演“样板戏”。小凤凰剧团也改名叫“泉城市样板戏学习班”。何小凤在《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中主演“阿庆嫂”“李铁梅”“小常宝”。那位丑角演员周永顺则摇身一变竟当上了剧团革委会主任。剧团从舞台剧院走向工厂、农村、部队……年夏天,剧团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演出,赶上了连绵不断的暴雨。山下的木桥被洪水冲垮,剧团被围在山上,戏也不能唱,想走又走不了。团里的人们只得分头住在老乡家里,小凤就住在一个孤寡的老大娘家中。
      暴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了。这天晚饭后,雨越下越大,小凤无事可做,就坐在屋内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发呆,突然,她听到“哗哗”脚步声,一抬头,只见柳逢春怀里跑着胡琴,浑身上下湿淋淋地跑进屋来。小凤惊喜地唤一声:“逢春?”急忙帮他脱下淋湿的衣服,又拿来毛巾替他擦干了淋湿的身子,又去端来一杯开水。
      他俩坐在屋里先聊了一会,小凤悄声对逢春说:“咱们小声唱段《女起解》怎么样?反正外面下着大雨,没人能听见。”逢春听小凤要唱《女起解》,便开玩笑地说:“又唱《起解》,我可长调门了啊。”小凤一听,立刻想起了自己初来剧团考试那回逢春给自己长调门的事。她嘟起嘴,假装生气地用手拧住逢春的耳朵说:“想起那回事,我就恨死你了。”逢春连忙学着老戏里的话说:“娘子,我这厢给你赔礼了……”小凤娇嗔地瞪着眼说:“谁是你的娘子!”逢春嘻嘻笑道:“哎呀呀,分别三日,娘子连我也认认不出来了……”
      两人逗笑一会后,便一个拉琴,一个唱起来。唱了几年“样板戏”猛唱一段老戏还挺过瘾。小凤唱了《女起解》后,又唱了一出《霸王别姬》。逢春也痛痛快快地拉了一段《夜深沉》。此时他俩忘了一切,越唱声音越大。柳逢春也放下手里的胡琴唱了《桑园会》中的一段:“桑园之外无人住,学一学神女会襄王;莫做孤雁离群鸟,做一对恩爱夫妻有何妨。”当唱到最后一句唱词时,他故意把节奏放慢,两眼深情地看着小凤。小凤深深理解这唱词中的含意,她含羞地低下了头。
      这时,雨下得更大了,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声声惊雷夹着闪电掠过时,才偶尔看到这寂静的山村和水汪汪的田野。柳逢春见时候不早了。立起身,抱起胡琴就准备出门。他刚抬步,忽然小凤在他身后低声喊道:“逢春,我害怕……”逢春回过头来,看到了小凤那双充满期待的双眼,他一时不知自己该怎么办,只是呆呆地站着。
      小凤把逢春拉到床边坐下,尔后伸手拉灭了灯,屋内顿时漆黑一团。逢春听到了窸窣的脱衣声,接着闻到了一种年轻姑娘身上散发出的特有的气息。一道闪电掠过,呈现在柳逢春面前的是小凤那少女洁白的胴体。柳逢春脸红心跳,呼吸急促,伸出了颤抖的双手,把小凤紧紧地搂在怀里,一阵狂吻……两个深爱多年的年轻人的欲望的闸门打开了,在窗外大雨声中,两颗滚烫的心终于融合为一体……
      世界上的事有时就那么巧,他俩只有那山村雨夜一次结合,小凤居然怀孕了。她开始出现妊娠反应,不停地呕吐。两人商量尽快把婚事办了,可当时正赶上在部队慰问演出,那时政治任务,哪能让他们去办私事!连续呕吐使小凤的嗓子变得沙哑疼痛。革委会主任周永顺却要她演《智取威虎山》中的“小常宝”。小常宝的唱腔净是高音,小凤根本唱不上去。急得直哭。柳逢春见心爱的人急成这样,思来想去,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修改唱腔,把几个高音都给去掉了。
      这天晚上演出刚结束,周永顺气急败坏地跑到后台大声喊叫:“这是谁吃了豹子胆,竟敢篡改革命样板戏。这戏是江青同志一口水一口药亲手培育出来的,这种行为是对伟大‘旗手’的态度问题,是现行***行为……”
      没容周永顺把话说完,柳逢春的牛脾气又犯了,他把胡琴往椅子上一捧说:“小凤嗓子有毛病你不知道?你别拿江青吓唬人,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呀……当初不也是个唱戏的嘛!这唱腔是我改的,我倒要看看谁敢把我怎么样?!”谁知,逢春这一通话竟闯下了弥天大祸,造成了他这悲惨的一生……“大胆!”周永顺那小脸一绷,鼠眼一瞪,阴赤赤一笑,道:“嘿嘿,柳逢春,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咱们可要新帐旧账一起算了。我问你,前些日子你在老乡家里和小凤在一块干啥了?”
      听他说出这话,柳逢春和小凤不禁为之一震:那天晚上的事,他怎么会知道呢,难道他……原来,那天晚上,柳逢春抱了胡琴一出门,就被他发现了。他像似地随后跟踪,并躲在窗外把里面的一切听个清清楚楚。此刻,他见柳逢春和小凤怔着,便得意地冷笑道:“嘿嘿,你们躲在一起唱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戏,还搞流氓活动!加上今天的事,柳逢春,我看你够进大牢蹲一阵子了!”
      柳逢春听他这么说,心里有惊又气,可他是个天生吃软不吃硬的主,哪吃周永顺的唬,只见他脸色铁青地说:“我唱腔改了,江青骂了,要抓要关随你的便!”
      三天之后晚上,演出快要结束的时候,一辆吉普车在剧场的外面,三个**在周永顺的带领下来到后台。团里的人们一看心里就全明白了。这时柳逢春还在后台上聚精会神地伴奏。何小凤想给逢春报信,但被**看得死死的,她急得心里都要冒出火来了!
      大幕刚一合上,**人员就当着全团的演员宣布了柳逢春的条条“罪状”,随后一副锃亮的手铐铐住了柳逢春的双手。何小凤哭着扑到柳逢春怀里说:“都是我害了你呀!”
      柳逢春此时倒显得异常平静。他抬头在人群中寻到了周永顺,用眼睛狠狠地瞪着他。周永顺害人心虚,急忙避开了柳逢春的目光。柳逢春低头用手抚摸着小凤的秀发说:“小凤,看来咱们的缘分到头了,我走之后不知能不能再回来了,你另找人家吧。”说罢他转过身来“扑通”给干爹柳俊亭跪下说:“干爹,我不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了。”柳俊亭看着跪在地上的义子柳逢春,顿时心如刀绞,他双手颤抖着扶着逢春,泪水像雨滴落在胸前。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