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怎么注册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情系红穗穗之苦度时光

热门搜索:故事 苏护 雍正 王岩 后来 产品 诸葛亮 时间 曹操 一个 衣服 洪秀全

民间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情系红穗穗之苦度时光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3-27 22:39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柳逢春被抓走没多久,小凤也遭了罪,她不仅在剧团里受批判,还被一些人在周永顺的指使下,挂上坏分子的牌子游街示众,同时被剥夺了上台演出的权利。这些非人的侮辱和打击,折磨得她几次欲寻短见,但一想到腹中未生下的孩子,想到这是柳逢春的骨肉留下的骨肉,她忍辱负屈,咬牙活了下来。几个月后小凤终于生下一个男孩,她让孩子随了自己的姓,取名何小柳。
      剧团革委会主任周永顺追求小凤多年,未曾得手,心中恼恨异常,他恨柳逢春,自从拔了这眼中钉之后,他又利用手中的权力,指使手下人侮辱小凤,先把她搞臭,再创造条件,逼她就范。他见小凤生下孩子后,就堂而皇之地说小凤带着一个吃奶的婴儿,日夜啼哭,影响同屋姐妹们休息,责令小凤搬到存放道具布景的破仓库居住。小凤只是横了他一眼,不声不响地拎了简单的行李,抱了婴儿离开了宿舍。
      这天晚上,干了一天活的小凤吃完饭后,便给孩子喂奶,喂着喂着便与孩子一块睡着了。就在这时,周永顺像一只恶狼,悄悄地弄开门,溜进屋,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透过昏黄的灯光见孩子已甜甜地睡着了,小凤那对丰满的乳房毫无遮掩地袒露在外面。周永顺两眼贪婪地盯视着,顿时兽性大发,他先用手轻轻捏了捏小凤的乳房,随后他转身悄悄拴上屋门,顺手关了电灯,急不可待地向小凤扑去。
      梦中的小凤惊醒了。她睁开眼,借着夏日的月光清楚地看清了那可憎的面孔。她刚要开口喊叫,却被周永顺那双魔爪捂住了嘴,随后他又抓了一块枕巾死命地塞进了小凤的口中。
      小凤喊不出声,就拼命地抵抗着,怎耐一个女人再大的力气也抗不过男人,她的衣服很快被剥光了,周永顺淫笑着,再一次扑了上去。就在这时,小凤急中生智地使劲拧了一下身旁的孩子,婴儿马上大哭起来。随着婴儿的哭声,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周永顺惊得跳下床,穿上衣裤。敲门声越来越响,周永顺拔出小凤口中的枕巾,下地开灯开门。
      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柳俊亭柳师傅。几个月来他像士兵一样,时时刻刻守护着小凤。几乎每天夜晚,他都要来到小凤屋前巡视一遍。今天,晚饭后他远远见小凤屋内很早就熄了灯,以为她们母子早早睡了。他刚要转身离开,突然听到孩子大声啼哭,却不见小凤开灯。他觉得情况不妙,说不定又是周永顺来欺负小凤,于是飞奔前来敲门。周永顺见柳俊亭走进来,恨得咬牙切齿,却无法发泄,只得灰溜溜地摔门而去。
      为了躲避周永顺无休止的纠缠,小凤终于毅然转业进了工厂。
      一个孤身女人,带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身受精神的折磨和生活的重压,日子的艰难是可想而知了。她常常盯视着酷视逢春的孩子,泪水直淌,她不知道逢春如今是死是活,这辈子还能不能见到他!柳俊亭师傅,一有空就来看望照顾她们母子,并多次劝她快些成家,还亲自为她物色对象,都被小凤婉言谢绝了。此时小凤对世间的一切都感到淡漠,她丝毫没有再嫁人的欲念。
      眨眼又过了四五年,孩子已长到五岁了。几年来柳师傅无微不至地关怀着这对不幸的母子,时常出出进进小凤的家门,像一家人一样,久而久之小凤竟然浅浅地对比自己大十五岁的柳师傅产生了爱。当然这爱中也多少包含着几丝怜悯。
      柳师傅自双腿致残后,再也见不到往日那常挂在脸上的微笑,特别是义子逢春被抓走以后,更变得孤独苍老。一年四季不言不语,拐着那双残腿为剧团干着勤杂事务。可就是这样一个悲惨命运的人,却有着一颗金子般的心灵。他老老实实,屈己待人,对人对事无丝毫死心邪念。他孤身一人苦熬了大半辈子,逢春被抓走以后,他就把小凤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
      小凤对柳俊亭师傅产生爱,是在多年四处打听不到逢春的下落,没指望的情况下萌生的。这时,小凤二十七岁,柳俊亭已四十出头,但她不想再另找男人,她觉得柳师傅虽然比自己大许多,又拖着双残腿。但她觉得委身于这样的男人她心里踏实,也心甘情愿。主意打定,小凤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她开始注意打扮自己,穿上了多年不穿的漂亮衣服,而且对他表示出异乎寻常的亲热。这一切起初柳师傅并未介意,然而时间一长,柳师傅渐渐地看出了其中的意思,但他又不敢往那方面想,他开始有意回避,来小凤家越来越少了。
      这年腊月三十除夕,正好下了一场大雪。天快擦黑的时候,柳俊亭冒雪来了。他给孩子买了两挂鞭炮,还带来五斤猪肉。小凤高高兴兴地炒了几盘菜,又上街买了瓶白酒。这时窗外大雪纷飞,远近不时传来阵阵鞭炮声。老少三人围着暖烘烘的火炉边的矮桌前,吃喝起来。今天三个人吃得开心,聊得开心,不一会孩子吃饱了,并开始瞌睡起来。小凤把孩子抱到里屋床上让他睡下。屋外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下子感到冷清了许多,沉默了一阵后,还是小凤先开口问道:“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了?”“最近团里总是加班学习,所以……”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两人心里都有许多话,又都不知怎样开口。小凤一个劲地给柳师傅夹菜倒酒,柳师傅头也不敢抬,只是一杯接一杯往肚里灌。小凤从未喝过这么多酒,只感到身上阵阵燥热,头阵阵眩晕。
      突然,一阵大风夹着雪花把门吹开了,小凤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过去把门锁好。柳师傅忙上前搀扶着小凤说:“不能再喝了。”此时小凤的脸红得像两朵盛开的桃花,她用那双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眼睛深情地望着柳师傅说:“没事,我心里高兴。”说着她又端起酒杯,可酒没碰到嘴边,她却先歪倒在桌上。柳师傅连忙上去将小凤扶起,小凤却醉醺醺地顺势倒在了柳师傅怀中。
      柳师傅惊慌得抱着不合适,放下又怕摔着她,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小凤睁开了醉意朦胧的眼睛说:“柳师傅,你该找个女人啦……”柳师傅惊慌地说道:“不……谁肯嫁给我呀。”小凤紧紧地搂着柳师傅说:“我……肯嫁给你。”听了这话,柳师傅吓得差点没把小凤扔到地上,他结结巴巴地说:“不……我不配,再说如果真是那样,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逢春哪!”小凤把脸埋在柳师傅怀里小声地说:“我甘心情愿嫁给你……”说着她慢慢地解开了自己棉衣的扣子,又解开了内衣的扣子……柳俊亭师傅愣愣地望着那多半辈子盼望得到,但又从未得到过的女人身体,他竟不知如何是好。小凤拉过柳师傅那双不满老茧的大手,把它放在自己温暖的胸脯上。积蓄了多年的欲望之火在瞬间内猛烈地燃烧起来,柳师傅深深的低下头去,用他那长满胡须的嘴纵情地亲吻着小凤整个身体……他们终于结合了!虽然年龄相差悬殊,但他们各自用爱心抚慰着对方心灵上的创伤,同样组成了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

查看更多>>>>>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评论